晨雾蒙蒙,渡步河边,看柳梢垂,光至。

我眼中的MOP

在po主这个描述下 有种成了两个人的三角恋 然而我认为他就是他 当初称为奥利安的他的品质赢来领导模块的心 改名变成擎天柱时他依然保有 而且失忆那段我的感觉是 擎天柱拥有奥利安那段的记忆 这解释在太空桥爆炸后擎天柱的失落他知道自己为何打为何不想打 只是在变成擎天柱后 他的记忆就被储存在了领导模块里 作为领袖的智慧 这段救护车有解释 失去了擎天柱的记忆 他当然是奥利安啊! 领导模块删除赋予这个我点赞表示同意 我觉得擎天柱还是有一定抱负的 他想改变当时的赛博坦 不然就不会在老威的观点走歪之后站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他俩起点和目的都是好的 只是到达的手段不一样 这段po的解释我也很认同】只是后来变成修复赛博坦 中间的变化就在于跟老威打的那三百多年 其实他俩都有错 老威的就是太杀伐太独裁柱子的就是温水煮青蛙 但毒害残留的厉害 强行回题 老威其实也明白擎天柱就是奥利安 奥利安就是擎天柱 变的只是外表而不是思想 所以奥利安才会坚持己见到发现自己就是擎天柱 所以他也明白奥利安很快就能弄清一切 只是他没有战斗本能 所以就算是强迫也要让他留下【其实有段时间我以为奥利安在变成擎天柱后用的战斗能力都是老威在此之前教的 在宇宙大帝那段看他俩的招式都那么像 现在是暂定认为是领袖模块里的智慧教会他的 但还是默契啊两个人!】 他俩之间的感情 真的很难描述 有点惺惺相惜 却又为逝去的战友感到愤怒 有点背叛的恨 又有点理解的认同 他们真的太了解对方了 就如拥有一颗火种那般 也许宇宙大帝真的出了错 把一颗火种硬分为二给了两个人【突然间可以写出了个半身梗???】 打下来发现写的好长啊!就不放评论里了 点的分享po主你能看的到我吗?

夜麟:


——@an 的点文

MOP是我入圈萌上的第一对cp——当然,是看完TFP后才萌上的。mov版的两位就像我上一篇文说的那样,英勇有余,人性(或者说机性)不足,部分原因当然还是要归结于上场机会不多,再往后推又到了“钱”这个大问题…所以这篇文我想把mov和tfp两个世界的混在一起说一说,希望不会太过混乱。

-----------------

在故事的开始,柱子还叫作奥利安,是一名图书管理员,普通、善良。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当时还是角斗士的买个床,大概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威武还是什么原因,买个床给自己取名为震天威(中文威震天打乱个顺序…)。柱子在某次偶然的机遇下受到了买个床革命思想的启发,在和买个床进行了深入全面的思想交流之后两人发展成为了亦师亦友的关系【——当然这种最开始的道友关系最后到底是发展成为了炮友关系还是保持了纯洁这事我们谁都不清楚】。

然后在柱子没发现的情况下(其实我觉得柱子是知道的只是一直没说)买个床的观念从“让生活在灾难中的人民脱离苦海获得自由”延伸成了“通过暴力的手段粉碎目前的一切制度从而达到让民众自由的目的”,而与之相反的,柱子的观念则延伸成了“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目前的一切矛盾点,让眼前的时代和平的过度到下一个时代。”

【是不是感觉很混乱?来,翻译版看下面👇】

柱子支持的政体演变方式类似于英国历史上的演变,皇帝(掌权者)和平的将手上的权利交出,整场革命不流血。

买个床支持的政体演变方式类似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派,说白了就是谁不听我的谁就该被砍头见普神。

----------
在明白了这点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发现双方的起始点都是好的,都是在为了“让民众获得自由”这个大前提下延伸出来的思想。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再回过头来看TFP里面的这一段:当OP以为买个床不幸遇难时,他对老救说:“相较于杀死他,我更希望能改变他(的观点)。”排除其他可能的感情因素,柱子的这个想法其实是符合逻辑的——至少符合柱子的逻辑,毕竟双方的起点相同,只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不同而已。

而且,我觉得柱子希望能改变买个床还有一个原因:买个床其实和柱子有着类似之处,两人都有着强大的人格魅力和演讲才能,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买个床的人格魅力还要比柱子强一些。柱子有着领导模块这个加成,这个身份就让他在先天上就占有着优势,买个床呢?他什么都没有,但结果上来看两人得到的忠诚却差不多。声波震荡波等等这些都不用说,就连看似一直在计划翻身上位却从未成功的红蜘蛛其实在内心深处也是敬畏着买个床的。买个床死了他比谁都伤心,买个床复活了他第一个跑上去,买个床把他赶了他依旧在努力的想办法立功找机会回去继续效忠…等等等等,这一切,我想足以证明买个床的人格魅力要强于柱子,柱子这么希望把床总拉到自己这边我也觉得可以理解了——如果双方能够联手治理塞伯坦,我想塞伯坦的复兴指日可待。

然后就到了双方摊牌的时候。柱子和买个床各自在议会面前陈述自己的理念。而显然的,比起买个床的威胁(要被灭口),柱子相对和谐的理念更符合议员们的口味。柱子被赋予了领导模块(?应该是这个时间点)由奥利安成为了擎天柱,威震天则觉得奥利安背叛了他,觉得奥利安之前只不过是在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愤而离开,拉起霸天虎阵营起义。柱子作为刚上任的领袖只好迎战,组建汽车人队伍抵抗。

其实我一点也不奇怪买个床的意见没被议会采纳。买个床的那种相对激烈的方式适合向普通民众推销,但是向议会…谁会同意一个要砍你头的计划啊?!议会里的议员就算再怎么大公无私也不会同意用自己的生命为广大群众的福祉作出贡献——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没有那么大公无私;与之相比相对温和的柱子显然更受青睐。一方面柱子的意见能缓和当时底层民众被长时间压迫而产生的愤怒情绪,另一方面也能免于自己踏上去见普神的命运,多好!

【所以我就是想说柱子其实没有背叛买个床,买个床其实…就是想太多…ˊ_>ˋ】

从后续的发展来看,领导模块相当于是直接在奥利安身体里直接创造出来一个新的、名为“擎天柱”的人格,并且在领导模块的压制下,奥利安人格长期处于沉睡状态。(所以我觉得小奥并没有消失,只不过睡着了而已)

【所以买个床一直追着柱子打说是因为柱子弄死了他的奥利安…其实并没有,顶多算抢走了,奥利安其实还是在的(床总又是想太多了…)】

【…我吧这个虐梗说成这个样子你们会不会打我…(没事反正你们打不着我)】

再往后就是两派打啊打啊打啊…

说实在的,也许两派最开始还记得自己为啥要打,但是打了那么多年谁都该麻木了。睁眼炮火纷飞,不知道旁边的大家能活下去几个;闭眼也要时刻保持警惕,生怕自己活不到第二天睁眼的时候。

我不知道柱子和床总在把塞伯坦星球打垮了之后内心是什么想法,这场战争进行的时间太久了,已经久到“和解”二字只能是幻想,久到领头的两人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开始这一场战争,当年美丽的理想如今只能在向派系内部演讲和向老对头劝降时用到了。

爱情?我觉得MOP这对到了这个时候发展出的最应该是心心相惜之情。爱情太远、也太不现实,它太脆弱,只适合年轻的震天威和奥利安。

哦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说战争年代的威震天和擎天柱不可能发展出爱情,我只是说,按照逻辑,“应该”不会发展出爱情。

——但我们都知道,爱情这玩意是不讲究逻辑的。【摊手】

“最了解你的是你的对手。”但在对方彻底了解你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不知道。或许会成为爱情,或许只止于惺惺相惜之情,亦或者,没感情,只剩下嘲讽或者别的什么…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两人至少是有感情的,证据比较俗,就是柱子失忆后老威要柱子去执行铁堡计划的那一段。从后面我们可以看出来,铁堡计划不是非要柱子不可,我更乐意认为这是老威让柱子能平安的呆在船上陪着他。

而且,那个时候领导模块暂时失效,“擎天柱”人格休眠,“奥利安”人格出现。时隔这么久的老友重见,即使对方曾经背叛过,我觉得老威内心也应该是有些激动的。

【更何况我觉得老威后来也想明白了,只不过他明白的太晚,博派狂派都已经陷入到这场战争中无法自拔,只能继续打下去】

再往后就是奥利安通过“桥”赶到现场,魔力神球的钥匙重新激活了领导模块,“擎天柱”人格醒来,奥利安人格再度沉睡。

奥利安可不是声波,他不能随时随地的开桥到另外一个地方,更何况他又不知道战斗地点在哪里…所以他走的那座“桥”我觉得更可能是老威故意留下的,目的就是让他赶过来。奥利安已经发现了自己就是擎天柱,和平的留下他已经不可能,让他离开已经成了一个不得不做的选择。(老威只留了两个杂兵看守柱子,我觉得这个看守已经形同虚设了…柱子就算没有了战斗时的记忆,但他本身的破坏力还没有变,逃离看守只是时间问题)

还有一个细节可以证明老威是故意要柱子恢复的。当RC和杰克回来时,老威冲去的是RC而不是杰克。这一点很值得怀疑。让自家领袖恢复记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还要捎带上一个弱小的碳基?你当这是在度假啊?!如此有违和感的事情老威视而不见,直接过去打RC,这么长时间已经足够让杰克去激活柱子的领导模块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件事,奥利安在被魔力神球的钥匙激活体内的领导模块时,他不记得自己曾经接受过领导模块这件事!而当他被赋予领导模块的时候他肯定还不是作为“擎天柱”而存在的…so,他为什么不记得了?我的看法是这一段记忆被领导模块强制删除了…这样来看的话当OP把领导模块在自己还没死的情况下传给下一任领袖时他就不会再记得自己曾经被赋予领导模块这一件事从而可以安安心心的做回那个普通的图书管理员了…】

咳咳,刚才有点跑题,咱们先回来。

我之所以不选择两人在宇宙大帝的体内合作默契这一点,是因为合作默契这事应该非常了解彼此的人都能够做到的,而作为敌对双方的核心人物,“知己知彼”应该是必须具备的一份特质,并没有让我找到有很特别的地方。

再往后就是柱子一剑砍破终极之锁,买个床一怒之下下令毁灭基地顺带着弄死了了柱子,柱子又被放心不下的迷弟烟幕给救了,但却由于受伤太重回天乏术,做好了让烟幕当自己接班人的准备。谁知道烟幕身为一只合格的迷弟放弃了修复星球的希望选择了救活柱子,再往后就是柱子回来继续领导汽车人和老对头打架…

床总和OP都重视复兴塞伯坦这件事,区别在于要不要选择通过毁灭、奴役另一颗星球来达到复兴自己星球的目的。买个床认为可以,而柱子认为不行——这就是两人的分歧。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而另一个则宁肯绕路多耗费时间、宁肯伤害自己,也不愿去伤害无辜的生命。我们或许可以把OP的行为称作是愚善,但我们不可否认,我们这些碳基生物都受益于他的这份甚至连身边的大家都不太能所理解的愚善。

OP总是这样,他选择的总是一条最艰难的路,他只能沉默坚强的走下去。他是所有汽车人的精神依靠,也是他自己的依靠,“领袖”这一职位强迫他领导起一切,并在关键时刻做出决断。和平时代或许做到这些还不算太难,但在战争年代,当面前的所有选择都是错的时候,下决定这件事无疑是痛苦的。柱子只能在短短的一瞬做出选择,并尽全力去弥补做出这个选择后所造成的影响——哪怕不被所有人理解。

柱子在选择断后时我觉得他已经做好了死亡见普神的准备。他让烟幕找来赛天骄之锤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修复终极之锁。他在劈下那一剑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一切,所以当他见到钛师傅时能释然的选择离开。毕竟,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是时候休息了。

【没想到的是自己又被强行拉回来了……】

赛天骄之锤最后的能量被用来救柱子,那么救塞伯坦就只好再用别的方法。后面一段就是在讲双方在争夺“修复液”的使用权,在最后时刻复活的bbb一下子从背后一剑KO掉了买个床,奠定了整场战斗的结局。

-------------
看整部TFP(不包括剧场版,剧场版一会单独说),买个床死了两次,柱子死了一次。但是买个床的两次死亡一次是因为太空桥的大爆炸,一次是由于bbb的背后一剑;柱子的死亡是由于被基地的毁灭波及的,说白了,两人之间并没有直接让对方死亡。无论是柱子还是买个床,两人打了那么多次架,无数次明明可以直接一剑下去结束的事情,这两个人一定要在那里说好久,今天劝你弃暗投明,明天说你思想不正确,后天回顾一下我们俩过去多么美好…反正就是不下手,一定要拖到对方援兵来了再说…

…(╯‵□′)╯︵┻━┻这俩真的在打架吗?!我怎么觉得味道不太对啊?!

所以,我一点也不奇怪为啥这场战争打了那么久【冷漠.jpg】。双方首领都没法下狠心熄灭对方的火种,这仗能停就怪了!

---------------
再说说TFP的剧场版。

柱子在最后选择跳井,用自己的死亡来换回整个塞伯坦的复兴,我觉得这个符合逻辑。事实上柱子早就不想活了,他的大半生唯一的目的就是让塞伯坦复兴,之前的放弃治疗也是因为自己死后塞伯坦复兴有望。当了这么多年的领袖,他可能已经没有了为自己考虑的习惯,一切从大局出发,老威宣布解散霸天虎更是让柱子失去了后顾之忧。

柱子明白,即使他不需要跳井也能救星球,他最好的选择其实还是跟老威一样远远的离开。他和老威在这场战斗中积累了太高的威望、太深的仇恨,无论是由哪一方来执掌之后的世界对整个社会都不好——总会有一些人受到压迫,不是汽车人就是霸天虎。那样,又和内战前的世界有何区别?

他们只能离开。

他们都是被这个时代所抛弃的人,最好的结果只能是活在他人的记忆中。

MOP这一对,我想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能只用一个爱字来代替。就像我之前所说的,他们的感情太过复杂,有九百万年战争的怨恨,有志同道合者的欣喜,有高处不胜寒的惺惺相惜…当然了,还有爱。不过老威爱的究竟是奥利安还是擎天柱?我不知道,不过,这个重要吗?反正是那个人就对了。
-------------
最后再说说擎帝吧。

老实说,SG世界里的擎帝是所有世界中活得最自由的。他不用考虑那么多道德包袱,不用考虑复兴塞伯坦,不用考虑号召口号…他自己就是最吸引人的。他是暴君,没错,但他已经强大到让人们认为尊他为帝是理所当然的。撕扯人里哪怕只剩下他一人,却仍然让我们觉得还有翻盘的机会就已经足以证明他的强大——这一点,我个人认为他要强于老威。身为民品却能吊打大多数军品,擎帝可以说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的极致。

【所以为啥擎帝的粮这么少QAQ…】

如果你问我为啥喜欢擎帝,我想说:看到擎帝能把白雪威心塞成那样,我就觉得心里一口看老威让柱子心塞那么久的气都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人疯了不要理她】

🔚
—————————
夜麟的碎碎念:
这篇文写的很零碎,但我已经尽力展现了我心目中的他们。或许有些细节还不太清楚,希望谅解~
(´・ω・`)

欢迎大家评论交流啦!

评论(6)
热度(89)

© 故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