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蒙蒙,渡步河边,看柳梢垂,光至。

了解【二】

 【我好像一直打错了东海林的名字 我一直以为她叫东林海的 😂对不起>人<
这章讲久部目前的情况比较多】

UDI重新开门的第一天,极其清闲。

  三澄和东海林还是在社长的指挥下收拾了UDI,品尝了社长精心炮制的花茶,社长也在此期间做出了反省,毕竟还涉及到了贿赂厚生劳动所这样莫须有的罪名。不过社长心心念念的补助金好像因这事有了进一步的进展,反倒是因祸得福,这就另话说了。

  “总之,为了庆祝我们UDI度过难关,成功抓获了凶手,洗清了清白,我定了烤肉,下班一个都不许跑,”说着瞪了一眼没事就迟到早退或干脆窝这那都不去的中堂系,“而且我还请了人。”这句话说完,东海林的眼神彻底的亮了,一边喊着社长赛高,一边缠着他打听邀请名单。

    至于三澄,中堂瞄了一眼她,也是两眼发光。
    那傻瓜大概只要有吃的就行了。

  让东海林失望的是,神仓社长不过是请了常跟UDI来往的毛利警官和用她的话讲整个人怪怪的木林先生,以及三澄妈妈几个人。

  烤肉一开始中堂就跟木林凑到了一起谈论着什么,只是时不时往这看。东海林嘴上嫌弃却也很快凑到毛利警官那里一边喝着酒一边互相吐槽自己的职业有多脏多累,旁边一心一意往肉上抹酱料的三澄,在不断应付来自妈妈对于中堂医生的各种打听,也不知道她是从哪知道的中堂医生并没有结婚,还有个去世的恋人。

  “没想到是个痴情的人呢?三澄,不管怎样你要是能找到这种又帅又痴情的人妈妈也就放心了。”三澄夏代一脸正色的道,又很快换回一副花痴面孔,“眼前这个也行,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我相信对于他来讲,林夕子已经是怀念大于爱情的亲人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呀?”三澄笑骂回去,那样好的女孩,值得他记一辈子吧。
  一抬眼,正对上中堂扫过来的目光,两人愣了愣,倒是中堂先收回了目光,偏过了头。两人都没注意到身边人有戏的眼神,夏代和木林意味深长的对上了眼互相点了点头。

  孤独烤肉的神仓社长看看周围这些人,叹了口气,要是久部在就好了。

  久部并没有跟大家失去联系,他电话号码依旧是原来那一个,UDI每个成员的联系方式也好好的留在手机里,只是没有播出去的勇气。最近收到的就是社长关于UDI重新开门的短信。他倒是在大门外稍微的晃晃,便又被手机里的责编叫了回去。
  久部目前应聘了一家杂志社,因为是新人,虽然曾经写过几篇报道,但都未署名,所以只能在杂志社里做做端茶倒水的事情。只有负责他的责编冈村吉,对他上心,时常带着他出去跑新闻。 久部目前的生活比起在UDI也不算差了。

  “但感觉还是差了点什么啊?久部,你现在文章写的也不差,可是比起那篇幸福的蜂蜜蛋糕,我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冈村吉看久部刚送来的稿件这样评价,老辣的眼光在久部身体上扫了扫,紧接着道:“孤独吧?这里可不比UDI,这里的人一个个的就只会奋力向上爬,做什么诛心的事都没关系。你知道的吧。”

  久部并不惊讶于自己在UDI任职的事情被责编知道,搞新闻的都会有自己的消息网。至于冈村责编说的,更是让他体会颇深,想想实户就是了。

  说起UDI,又让他想起,面对死都不怕,一直笑的那么开心的姑娘,也有哭的那么伤心的时候啊。

  “发什么呆呢?快改。”冈村吉板起脸来说道。

【一边写一边重刷视频第四集发现了很多小细节,比如把跑远了的小孩抱(算抱吗?)给东海林的中堂系,一大早给员工发放小零食的社长。像家人一样,超温情的。】

PS:
没存稿,打多少算多少,手机上打字排版也挺累的,多跟我留言聊天讨论剧情好吗?我会很开心的,基本都会回。

评论
热度(18)

© 故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