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蒙蒙,渡步河边,看柳梢垂,光至。

不正常死亡 了解

  “UDI,我回来了!”

  三澄站在UDI的大门庆幸着再一次的回归,因为文泉部报道UDI一度关闭,要不是之前被UDI帮助过的人出来帮助UDI可能真的就要完了。

  “果然还是好人多啊!”

“欢迎回来,三澄。”东林海猛的从身后抱了一下三澄,拉着她一起走进UDI。

这么久没有回来,UDI却依旧干净整洁的样子,每个人的桌子上还摆着幸福的蜂蜜蛋糕,不用想就知道是社长的布置。

“三澄,你知道吗?那群检察官如果再不判刑,哼哼,不要中堂那家伙,我自己就提着刀剁了那该死家伙!”东林海拉着凳子坐回自己座位上还在愤愤不平。

三澄一面拆着蛋糕包装一边笑着回应东林海“法律如果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却还不能给一个人判刑的话,那这个国家就烂了。”

“感谢未烂透的国家。”东林海滩在椅子里仰天叹到,椅子转个圈,面对上久部的桌子,又闷闷道:“可恨的六郎。”
三澄往旁边望去,就看见东林海坐在旋转椅上,正对着久部的桌子,那上面也摆着个蜂蜜蛋糕,只是旁边还放着久部的辞职信,东林海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恨,还不如说是没落。

“可恨吗?还是可怜?”
再提到这个话题,三澄的眼圈也隐隐有些发红,六郎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与其说是错,还不如说是对于背叛的不甘。

   正在此时,门口传来声音。两人转头一看,中堂系穿着T恤手里抱着帽衫在门口磨蹭着,他的身后是一脸笑意的神仓社长。“别在这里磨蹭了,快进去。”使劲推了推中堂,中堂纹丝不动。
“混蛋,我哪有,别推我。”说完就大迈步的走了进来,又滩回沙发上了。
   一脸笑意的看着中堂医生又重新坐回UDI的沙发上,转头去跟社长搭起话来,“真是辛苦社长了。还好中堂医生没事,不然UDI就我一个法医的话一定是达不到今年的指标了呢。”
社长却突然虎起了脸,“中堂医生这次怎么说都太过分了,从今天起中堂医生在我觉得有悔过之意之前都加入三澄组协助三澄医生。”
“啊”刚坐下的中堂听到这消息一脸瞪大眼睛看向社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社长的一句反对无效!
“中堂不管怎么说都惹了事,再加上久部还没回来,UDI极度缺人已经没法分组。不管你有几千件解剖经验,如果老是闯祸,来一个新人就要吓走一个的话,还不如让你在三澄手底下让她看着你呢!”
“所以说,反对无效!”
“三澄医生,拜托你了。”社长朝着三澄轻微的点了点头,看都不看中堂大步迈进社长室。

三澄愣了一下紧接着挑了挑眉对着中堂系缓慢的露出了一个微笑,离开。

“混蛋!”

回应的是东林海和三澄两人躲在电脑后的偷笑声。

评论(2)
热度(30)

© 故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