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蒙蒙,渡步河边,看柳梢垂,光至。

【瓶邪】从东到西

发上来让大家看看喜不喜欢。

小学生文笔。

异常艰难的脑洞输出。

想的容易写的难!!!

(一)


  身为一名专栏作者,吴邪最令编辑称道的大概就是不脱稿这件事了。把最近刚照的风景和美食照片连带着写好的稿件给阿宁发过去后。吴邪伸了个懒腰,看眼桌面时间。


  很好,还没到十点。出门搓一顿。


  吴邪在上大学时就陆陆续续向一些旅游杂志投稿。内容多半是在杭州旅游的美食美景路线。微博里也时常放上一些杭州当地小吃美景的图片介绍,引得一大堆粉丝的关注。


  明明是浙大建筑系的理科生,一毕业就去做了文科生梦寐以求的专栏作者。也是不知道该妒该笑。


  搓完一顿烧烤的吴邪,回到他那月租的小公寓倒头就睡。能按时交稿也是有代价的,谁没有个犯懒癌的时候,吴邪犯懒癌的时候,也只能在交稿日的当晚熬夜编稿。这一次能赶上交稿日,也是他昨晚半夜游荡西湖的结果。


  其实吴邪不想做什么专栏编辑,他更想的是离开家到远方去浪浪。男孩子中没有个冒险家的梦呢。可惜的是吴家人对于自家的独苗苗看的紧,能留身边就尽力留,吴邪现在能自己租个公寓住也是抗争了一年的结果。


  醒来时,旭日暖阳高照,吴邪就上微博去看看男神有没有更新。吴邪的男神是一摄影界大咖,极爱风景人物,总能照出那种过客人间的冷漠感。不过这不是吴邪粉上他的原因。吴邪粉上他是因为几张杭州当地的风景照、身为本地人的吴邪,硬是从这几张照片里看出了陌生的感觉,后来他还特意把这几张照片洗出来,对着路标找,找到时不由的叹一声。


  这人什么审美观!


  是的。他拍的那几样东西就是普通的电线杆和远处的古建筑。可就是这么简单的画面构成,把天上人间的苏杭拍出了颓废感。


  看看,这就是摄影界的大咖的脑回路。

  

  然后吴邪就扑通一声跪在这大咖脚下了。


  男神今天依旧没更新,上一条微博时间还停留在一星期前,照片拍的是一不知名的林中湖,阳光下的生机和阴影下的死亡。在微博底下哀嚎了一声男神你又跑去哪了,便利落的关博看群。


  群里都是旅游专栏的编辑和写手,吴邪点开的时候群里聊得正欢。



  【编辑】宁:嘿嘿嘿!交稿期都过了!人呢!稿呢!

  【作家】关:稿件昨晚已发,请女王大人签收!✧(๑•̀ㅂ•́)و✧

  【作家】陈:(눈_눈)我靠,关根你搞毛,说好同患难的呢!你怎么就交了!

  【编辑】宁:嗯,收到了。这次就关根一人按时交了稿,其他人呢!

  【编辑】宁:陈四你别跑!文呢!

  【作家】陈:女王大人,我昨晚肚子疼,求拖!

  【编辑】宁:别忽悠我,你那肚子疼的把戏都用了多少次了,这次一定要在中午两点之前给我把稿子交上来。

  【编辑】宁:还有,关根上一期的旅游专栏给你寄过去了,记得签收。

  【作家】关:好嘞。


  又这么在QQ里泡了一阵后,吴邪关电脑准备出门买些食物,冰箱里早就空空如也,肚子也开始空空如也。


  从超市里随便收罗了些什么就赶回家来,路过门卫室,顺手把阿宁寄来的快递给签收了,就这样抱着一大包回家。


  一般作者在出稿后出版社都会寄来一本样稿给作者,不过吴邪要这个样稿不是拿来臭美,而是对里面的美景美食美图感兴趣。走不了过过眼瘾总是可以的。

  新一期的旅途专栏依旧延续了曾经的风格,大幅的风景照做封面。吴邪先是翻到自己所在专栏里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开始从头看开始。


  刚翻开封面吴邪就注意到封面内侧的一张风景照。湛蓝的天,雪白的峰顶,圣洁二字就这样跳到吴邪脑海里。


  卧槽,男神不好啦!

  有人要和你抢在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作者】关:宁姐在不?(*•̀ㅂ•́)و

  【编辑】宁:怎么了,关根,专栏有问题?

  【作者】关:求封面扉页雪山拍摄的作者!(//▽//)

  【编辑】宁:你说那个啊!不就是你男神拍的。

  【作者】关:Σ(っ °Д °;)っ怎么可能!我怎么布吉岛!

  【编辑】宁:呵呵 【吸烟】


  得知这是男神的手笔后,吴邪下一秒就滚回杂志旁边。

  看看这天,看看这山,除了我男神还能有谁拍的出来!


  【编辑】宁:这是他出道时的作品了。据说这几个月他正打算再去一次西藏。

  【作者】关:Σ( ° △ °|||)︴西藏?现在都已经八月份了!

  【编辑】宁:是啊。去了估计好长一段时间你都见不到你男神发微博了。

  【作者】关:我靠。


写出来的跟想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相信我 我想写的是忧郁大叔版的吴邪啊!!!

乱七八糟的原稿都比这有味道

哭唧唧

希望有看到的能留个言 我好知道要不要继续码下去!

评论(2)
热度(7)

© 故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