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蒙蒙,渡步河边,看柳梢垂,光至。

【瓶邪】从东到西

我看到有小天使给我评论 异常感动

不过我现在事情一团糟 写文都觉得自己是在乱码 删了写写了删 现在码出的这些感觉都对不起小天使 日后可能会去修改

我真的很想写出忧郁大叔吴邪的内心征程 然而写不出来画风不一致

好想放只写了几行话的原稿 原稿多有味道 抱着原稿哭唧唧

(二)离家出走


  男神要去西藏这件事其实对吴邪没有多大波动。个屁啊!


  吴邪想着能跟男神一样到处流浪想很久了。定的旅游杂志看的旅游攻略不胜其数。男神现在要暗搓搓的跑到无数旅游者的圣地吴邪怎么可能坐的住。


  要不,离家出走?


  当他有了这个念头,就无法阻止自己的思绪,有一种热血上脑般冲动不断催促他行动,就像是疯了般的想离开这个呆了二十多年几乎熟悉到骨子里的城市,前往一个未知的地方。



  他把超市里买回来的食物随便解决一下,捞起钥匙再一次出门。先是开着他的小金杯直奔二手车市场,找了个价钱适中的价格给卖了。转身就去4S店,挑了一辆底盘适中的越野车,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给带回了家。


  接下来把积在手底下的稿件匆匆写完,打电话给了几个常联系的编辑,要求停止接稿。就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衣物什么的往行李箱里一放,就开始物色他的第一站。虽说最终目的地是西藏,可出来疯干脆就疯个够,把自己想玩的地方列了个遍,挑挑拣拣,最后决定第一站,南京。


  “南京是个好地方,好呀么好风光。”吴邪哼哒小曲就这么开着车上了前往南京的高速路。从杭州到南京,上高速的话要开三个半小时,这样算来,也是蛮近的,可风土人情就在这短短的三个半小时变了一个风味。


  如果要提吴邪对南京的映象,梧桐是占了最多的。当初还有这么一句话,宋美龄说她喜欢法国梧桐,蒋介石就在整个南京种满了梧桐。虽然后来事实证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三个多小时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对于吴邪这个好不容易离家出走的人来讲根本不算什么!在等着过收费站时,还打了个电话给发小小花,让他给自己做做挡箭牌。小花的语气并不太好,用他的话来讲,呵呵哒,你还想离家出走,皮痒了吗!


  然后吴邪就更加安心的离家出走了。


  到南京时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第一步直蹦定好的酒店。把行李往床上一扔就出门找食,他已经一上午都没有正经吃食。跟据他多年浏览旅游杂志和扎根旅游攻略的经验,找到了一家南京大牌档,虽然不是饭点,但门口已经开始拿号排队,乘着时间早,吴邪抢着拿到一个较近的号。


  正等着呢,队伍后方过来一胖子,对着排队的人就是一阵吆喝。


  “有拼桌的吗?来一个!”

  拼桌?的确是个好办法。像这种人人称赞的好店,菜的价格一般都便宜不到哪去,虽然现在并不是很缺钱,但买他那辆车就已经花了不少,接下来还要一路走到西藏去,估计路上还要挣些钱。


  想到这吴邪挥了挥手,“这一个!”


  胖子很快凑上来,“怎样,兄弟,一个人?”


  “一个人。”

  “好嘞!”


  两个人对了对号,看吴邪的号近胖子便跑去退了自己的。接着就是站在吴邪身边一顿胡吹,吴邪也善谈,几咕噜子话下来就熟识了起来,等菜上了桌都已经开始称兄道弟。


  听胖子讲他是土生土长北京人,本是谋生存开了家烧烤店,结果火了富了。开始想起年少的梦,要出去闯闯,把店里的生意都交给伙计,开着车一个省一个省的逛。吴邪一听也觉得亲切,也把自己的底子往外交,告诉了胖子自己此行的目的,两个人凑在一起一合计,干脆一起走一段!


  吃完饭吴邪便跟胖子互留了个电话号码,约着明天先一起去夫子庙走一遭。


  第二天一大早远远的就看见胖子在那写着南京夫子庙的楼牌下站着,圆滚滚的身形迎着风带着一点喜感。

  从昨天的交谈里吴邪就发现胖子极富经验,这个地方有什么,什么好玩什么不好玩都能说的出。今天约得夫子庙也是胖子定下的,不为什么,就是能一路吃。


  “听胖爷说准没错,小天真我告诉你,这一条街下去,都是经典!”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对着夫子庙做出自由女神像的姿势。

  沿着秦淮河边走,这日子正是旅游旺季,好多店里都挤满人,胖子也不嫌热的一家一家挤过去,发誓要把经典尝遍。吴邪习惯性的带了照相机,便站在秦淮河边拍。偶尔看胖子挤到位置了就跟着他一起吃。两个人从大白天走到夜幕降临,也是吃撑了,最后坐着船夜游了一趟秦淮河,这一趟才彻底结束。

评论
热度(10)

© 故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