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雾蒙蒙,渡步河边,看柳梢垂,光至。

文笔差 却有个瓶邪脑洞不知道该不该填

讲述吴邪从东到西各个城市里的相遇的故事。张起灵出场较晚。对于他来讲,西藏与其说是目的地,更不如说是终点。从杭州到达西藏的那段路才是他真正的想要。

吴邪,原职是个专栏作者。一直有着想远走的心,后来在看到一篇西藏的照片后,开始暴走。

张起灵,职业流浪者(摄影家)。

胖子,开了几家烧烤连锁店,事业上轨,人想飞。路子广,对每到一个地方的美食都很有了解。

阿宁,吴邪的专栏编辑。

剩下还没想好……


  从东部沿海的杭州到西部的西藏需要多长时间?从地图上看,乘飞机也不过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但对于吴邪来讲,他用了三个月。


  吴邪已经记不起这么做的理由和目的了,好像从某一天醒来他就已经踏上了路途。


  当他有了这个念头,就无法阻止自己的思绪,有一种热血上脑般冲动不断催促他行动,就像是疯了般的想离开这个呆了二十多年几乎熟悉到骨子里的城市,前往一个未知的地方。


  这个念头折磨了他很久,终于有一天,在他受邀做了一篇杭州专栏后,在所邀请他的旅游杂志里看到一张关于西藏的图片时,那个念头,再也压不住了。


  他匆匆写完了手底下积下的稿件,并停止了接稿,打电话给了几个常联系的编辑,安排接下来的一些事。就开始做出门的准备。


  他卖掉了自己二手淘来的小金杯,贴了自己几年多的积蓄,买了一辆底盘适中越野车,又收拾了一些衣物和现金,在给车加满油后,开上了前往南京的高速路。


  南京。


  这是他想了好久的。他不想单纯的一路向西,而是想着能各个城市游览过去,南京,从各个方面都是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地方,所以便将第一站定在了这。

  从杭州到南京,上高速的话要开三个半小时,这样算来,也是蛮近的,可风土人情就在这短短的三个半小时变了一个风味。

  说起南京,吴邪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宋庆龄的墓,那个让蒋介石为她种了大半座城的女人是如此的幸福和不幸。可惜的是,吴邪到时偏偏不是梧桐花开的季节。梧桐树上的叶子已经落了大半,只剩枝条在吴邪的车窗略过。




  胖子是他在中途遇到的,也是想着自驾去别的地方旅游,结果遇上了吴邪。胖子是北京人,跟北京人一样能侃会说,两个人呆在一起,段子一段一段的往外冒,特聊得开,也就此熟识起来。

  听胖子讲,他是要驾车去云南,说那地方温暖,四季如春。吴邪看了看地图,正好有一段路上是合得上的,干脆一合计,同行一段。

  这个结果下来后,胖子就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两个对讲机,给吴邪和自己的车装上,开车的时候只要对着那对讲机就讲,有种胖子就坐副驾座跟着你唠的感觉。

  胖子也不愧是胖子,每到一个地方,都能说出这个地方的好吃好玩之处,带着吴邪大吃大玩,每回都能达到尽兴而归


 南京是个不亚于杭州的城市。如果说杭州古老的是风土的话那南京古老的就是人情,这里的每一个建筑上都有一段故事。

评论

© 故苏 | Powered by LOFTER